即时财经罗振宇跨年:我辈正处于一个持续上升的通道中

即时财经 2020-01-2368未知admin

  来源:罗辑思维

  2019年12月31日20:30,上海东方体育中心,罗振宇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如约而至。

  罗振宇曾发下大愿望:跨年要连办二十年。今年是第五场,也是倒数第十六场。

  今年的主题是——基本盘。也就是不去看那些一惊一乍的标题,的情绪,而是转过头,看手中的资源,脚下的道。只有基于基本盘,才能看清我们自己的努力方向。

  以下是跨年全文,与你分享。

  第一部分:开场

  2019年马上就要过去了。你的心目中有没有一个特定的人,在这一年、在某一刻,曾经点亮了你?

  我有。此刻,我想向你致敬,贝聿铭先生。

  2019年5月16日,贝先生离开了这个世界,享年102岁。

  他是一个上留下了很多座的人。但是,你如果去读他的传记,会发现,几乎他的每一个建筑作品,在当时都面临和挑剔,都是历经千难万险才来到的。

  曾经有人问他:“你怎么看待对你的挑剔?”

  贝聿铭对此的回答是:“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,因为我一直沉浸在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中。”

  你,我,每个人都会有过这样的“贝聿铭时刻”。不论你做过什么、在做什么,你都会遇到形形的挑战。怎么办呢?贝先生的这句话是我听过的最好答案。我一直沉浸在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中。

  今天晚上,我们解决什么问题呢?

  过去的一年,我们都经历了一些事情,遇到了一些挑战,想来梳理梳理。对新的一年,你我都有一些自己的计划,想来验证验证。而我能做的就是穷尽我能找到的聪明人,汇集他们的想法,为你关心的问题,提供参。

  今年,我拜托了几位学者,从年初就出发,用整整一年的时间,深入地研究,你们会关心的那些重要问题——

  经济学家何帆会回答,我们的经济基本盘是什么?

  投资人黄海会回答,我们的消费市场有什么新机会?

  金融学家香帅会回答,我们要挣钱,钱从哪里来?

  教育专家沈祖芸会回答,我们每个家庭最焦虑的教育问题,在发生什么变化?

  科技产业专家王煜全会回答,中国的科技创新被美国卡住脖子了吗?

  国际学家施展会回答,中国制造世界工厂的地位会被替代吗?

  接下来,这场跨年,会用一晚上的时间,来看看这些老师带回来的答案。

  刚才说的是你的问题,我们一会儿再来回答。先说一个我的问题:搞清楚跨年是为谁服务的。

  去年,我们讲了一个词,叫“做事的人”。一年间,我遇到好多人,都说对这个词特别有认同感。但这个词还是面目很模糊,今年我打算给它画一个像。

  先说两件事吧。说完这画像就拼出来了。

  第一件事,是关于图书馆的。

  2019年,我听到一个数,说有一家地级市的图书馆,才100多名工作人员,一年办了5000场活动。这个数给我惊到了。什么概念?你算下来,平均一天可是13场还多。这家图书馆就是浙江嘉兴图书馆。

  图书馆,这个东西好像已经很多年不在我们视野里了。在我们心目中,它应该是一个冷清的地方。嘉兴图书馆为什么这么热闹?5000场活动都干了啥?

  我们自己可以先在脑子里想想,比如针对老年人,你要是办活动,你能想到的题目是啥?琴棋书画?养生保健?你看,想象力差了点吧。因为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老年人是退出了参与的一群人,找个乐子,打发时间,安度晚年就行了。

  但是,嘉兴图书馆可不是想,他们是真干。一干就知道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首先,很少有老年人会报名参加一个带“老年”字样的活动。更重要的是,老年人恰恰需要的是参与啊。所以,他们为老年人的活动是:怎么用智能手机?学会了智能手机,就可以查公交线了,可以淘宝购物了,甚至可以自己上淘宝卖货了。

  最受欢迎的,你可能想不到,是怎么做电子相册。拍照片,选照片,配音乐,上字幕,发到微信群里,做完特别有成就感。这是老年人力所能及的一项创造性活动。

  你看,就是这样通过在真实世界的摸索,嘉兴图书馆一年办出了5000场活动。

  什么叫“做事的人”?他们不是在解决一个个想象中的问题,他们是在回应一个个真实世界的挑战。

  我认同这件事,但是到底怎么做呢?我怎么回应真实世界的挑战呢?

  这个家都认识,国民励志大IP——曾国藩。

  今年,我偶然翻到他讲的一个故事。农村里,有个人出门,看到在一条很窄的田埂上,俩人顶上了,谁也不让谁,谁也过不去。为什么不让呢?因为俩人都挑着很沉的担子,太窄了,谁要让,谁就得从田埂上下去,站到水田里,沾一脚泥。

  你作为一个旁观者,想上去劝,咋劝呢?

  你说,这位年纪大,你下去,让他先过。他会说,凭啥。

  你说,这位身上的担子重,你下去,让他先过。他还会说,凭啥。

  你看,这不就顶死了吗?

  那曾国藩的故事里,这个旁观者是怎么做的呢?

  他前去说,即时财经来来来,我下到田里,你把担子交给我,我替你挑会儿,你这一侧身,不就过去了吗?

  你看,只要你的身份稍稍转换一点,从一个旁观者,变成一个置身其中的人,把自己放进去,是不是一个看似无解的事,就有了答案?

  曾国藩管这种方法叫:躬身入局。

  什么叫“做事的人”?不是置身事外,指点江山。而是躬身入局,把自己放进去,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。

  刚才讲了两个故事,其实都在分辨,做事的人和人的区别。做什么样的事?回应真实挑战的事。当什么样的人?躬身入局的人。

  但是,用“做事的人”来形容你们,还是觉得有点不到位。我得找到一个新词。

  有一天我的同事,得到大学的教研长蔡钰给我讲了一部老电影《风声》里的一句台词:“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,我辈只能奋不顾身。”

  她记了这句话十年,只因为其中那个词:“我辈”。她说:我辈这两个字里,写着对世界的主场感和建设性。无论哪个时代,我辈都是最令人神往的那群人。

  “我辈”也就是个代词,本来没啥意义,但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,这两个字里面有一种骄傲的认同感。

  这个词的认同感是能够穿越时间的。就像我追问嘉兴图书馆的时候,我问他们:你们为什么会干得这么好?他们的答案居然是:我们可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现代图书馆,1904年就成立了。

  你看,这就是我辈应该有的回答。往时光纵深里一看,好像是历代先贤,把什么东西交到了我们这辈人手上。

  我辈也能跨越空间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事,什么地方都有,什么领域都有。就像我刚才讲到的那些人,你可能这一辈子也不会认识他们。但是,听到他们做的事情,我相信在场的、在网络和电视机前的、在这个跨年夜不看舞节目,而一起思考碰撞的人,你们都会会心一笑:此乃我辈中人。

  你不要以为这是我的发明,我辈这种人,什么时候开始有的?从我们这个民族发源的地方,我辈这种人就有了。

  经常说,我们中国人没有。但是,中国人没有么?今年我看到一段话,如果你把中国那些最著名的,真的排出来,你会发现这样一组故事:开天,女娲补天,后羿射日,夸父追日,精卫填海,愚公移山,大禹治水。

  你发现什么共同点么?中国人从来不臣服于压倒性的力量,而是在面对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的时候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  好,回到现在,2019年,回到年末的最后几个小时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挑战,你说我辈怎么办?

  你看看,我们中国人就这样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  跨年为谁服务?就是为你们这样的人服务的。

  法国作家加缪曾经说过:不要走在我后面,因为我可能不会引。不要走在我前面,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。请走在我的身边,做我的朋友。

  请走在我的身边,谢谢你,各位时间的朋友。

  第二部分:什么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

  来听跨年的人,心中一定有一个问题:中国经济到底怎么样?

  你要是问我预测,我是真不会,那是经济学家的工作。

  你要问我个人感受,可能我20年都这一句话:我辈正处于一个持续上升的通道中。

  经济不是预测出来的,是干出来的。如果你觉得好,不错,如果觉得不好,那就努力干。

  刚才说的是个态度问题,下面我们来看事实。

  关于中国经济,反正我听到的来自两个方面的事实都有。

  你要说中国经济不好,一大堆事实。往这边看:

  汽车市场,连续增长了28年,2019年下滑了约10%。

  有类似的行业还有很多,家电、服装、等等。是不是今年有些行业真的就不好了?

  还有个词叫“爆雷”,2019年想必你们隔三岔五就会听说一次。

  我不知道你还听到了哪些。反正关于中国经济不好的事实,这张单子要列,还能列很长。

  但是,我们再回头看这边。你要说中国经济好,也有一大堆事实:

  今年天猫双十一成交额2684亿,同比增长25.7%。

  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,那么铁了心地中国出口,中国出口还增长了,连份额都是增长的。

  如果你对这事感兴趣,你可以翻翻社科文献出版社最新出版的《经济蓝皮书》。

  看完之后你会发现,如果你想论证中国经济好,可以找到一堆事实,如果想论证它不好,也可以找到一堆事实。

  但是我想提醒的是,其实观察2019年中国经济的角度不仅是好和坏、乐观还是悲观,还有好多角度。

  比如,曾鸣教授说:“容易赚的钱肯定是没了,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。”

  更辛苦的事是什么?曾鸣教授还有进一步的解释,他说:你别以为到下沉市场就算更辛苦了,也别以为找细分需求就算更辛苦了,这都不算。真正的机会是,每一个值得被重构的传统产业,这才是一件具备创造力的“苦差事”。

  你看,在曾鸣教授的眼里,中国经济有冷有热,不是个总体上的好坏问题,而是一个干什么事情和怎么干的问题。肯干苦差事,就有机会,只想挣容易的钱,就没机会。

  慈善家王兵提醒了我一个角度,2019年的经济现象,背后本质上是因为技术进步的速度太快,而演化的速度太慢,这二者之间产生了摩擦。

  比如说,很多人年到半百还要闹离婚,为啥?因为医学技术进步了,百岁人生变得可能成为常态,一对夫妻五六十还闹离婚,很正常,原来就结束了,现在还要再五六十年,不了了。你看他说的是个时代错位问题,也不是个悲观乐观问题。

  再比如,商业观察家梁宁说,有人给她看了一份100多个陷入困境的的清单,她发现了一个问题:每个陷入困境的,同行里都有对应的正面典型。

  做保健酒的椰岛鹿龟酒陷入困境,但是主打健康概念的食品开始爆发。

  做饮料的汇源果汁陷入了困境,但是一批年轻态的饮品,开始异军突起。

  都装不行,李宁变成了中国李宁,火了,成了国潮。

  梁宁说背后的原因是市场人口换代了。你知道吗?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件事,现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国土上的人,后出生的人,超过了之前的。

  你看,她说的是个人口结构问题,也不是个总体上的好和坏、悲观乐观的问题。

  而吴伯凡老师面对我的这个问题,给出的答案更有趣,他甩了一句线年就是典型的“悖论之年”,好坏都有。

  你必须整体地接受这一堆混合在一起的事实,而且你还得有能力同时多角度地观察它。所以它不是一个好坏问题,而是一个观察方法的问题。

  徒手攀岩的过程不是克服困难,而是习惯困难。

  从电梯模式切换为攀岩模式。

  何帆老师要用一个人的主义,去对冲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。

  今年,何帆老师带回的这份报告是《中国经济报告》。

  所有这些,其实就一件事:超大规模。理解中国经济基本盘,必须把超大规模作为一个前提。

  复杂。复杂意味着什么?就像在攀岩的时候,地形越复杂,抓手就越多,向上攀援越容易。所以我提个醒,你在看何帆老师这本新书的时候,多关注一下他论述复杂性的那个部分。

  北大屠夫,陆步轩。报道他,就是因为大家惊讶地发现,一个北大中文系的高才生,居然到卖猪肉。

  你就看他这前半辈子,从边远的农村,考上了北大中文系,在当年就算是坐上电梯了吧?不好使啊。没找着合适的工作。就耗着么?没有啊。从电梯里出来,哪怕上菜市场卖肉,也有机会。这就是最后一站了吗?也不是。也还可以继续往前走,把卖肉的摊子发展成为一个正规的企业。当上企业家,就可以享受了吗?还是没有啊。你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吗?在抖音上当网红呢,跟现在的年轻人聊聊猪肉,聊聊人生,发一条短视频就有好几十万人点赞。

  张益唐,数学家;

  李彦宏,百度的创始人;

  西川,著名诗人;

  陈涌海,物理学家;

  郁亮,万科集团董事长;

  宣明栋,得到App总编室主任。

  米雯娟,VIPKID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  张勇,海底捞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  李想,车和家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  黄章,魅族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  还有这位,国民,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女士。众所周知,没上过什么学。

  什么是好的时代,就是走在街上,我们不敢小瞧任何一个人。因为“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,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”。

  不断地寻找抓手,走一步,踩实一步,再寻觅下一个抓手。一步一步地往上走。这整个过程,不也是在徒手攀岩么?

  塔勒布说:世界上有两种人,一种想赢,一种想赢得辩论。每当我们陷入纠结的时候,就想想乌镇。在乌镇外的人还在为两种模式哪个好搞辩论时,乌镇则早已开干,管他呢,反正乌镇真想赢。

  他们对《中国经济报告》这个项目的支持,使我们今天可以收获这么多全新的研究。他们之所以选择支持这个项目,就是因为特别认同何帆老师的研究主题词:“基本盘”。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帮助了我们。我特别诚意地向大家介绍他们。老窖人恪守匠人,选择已经不间断使用了90年以上的泥窖窖池进行酿造,窖泥中所富含的微生物,使得他们酿出的酒特别的香,这也是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的“基本盘”。

  在复杂里的演化算法。

  对啊,演化算法是地球上唯一可靠的成。

  苟且红利,意思是虽然看起来所有人都在做事,但是其中有大量的苟且者。你只要稍微比他们往前一点点,就能享受到的那个红利,就是苟且红利。

  这就是我们的中国。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着力点。往旁边看一看,迈出这么一小步,这就是你向上攀岩的着力点。

  每个星期约一个和我工作无关的人,跟他吃个饭,聊个天。

  预测未来的最好办法,就是把它创造出来。

  第三部分:消费市场有什么新机会

  叫做《中国消费产业报告》。

  黄海老师下了一个判断:中国消费市场正在多点爆发。

  卡萨帝之所以要支持今年跨年这一部分,就是想告诉大家,中国的消费市场有很多局部非常好,只要你能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。比如说,卡萨帝就是在14年前,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市场只需要更便宜的产品的时候,清楚地到了消费者对品质生活升级的需求,做高端原创产品,从智慧产品到智慧生活场景的打造,成就了今天的国际高端家电品牌,成为近年中国家电消费市场的一剂强心针。

  先说第一个机会,新基础设施。

  唯一合理的解释,也是四个字——中国红利。

  只要在这个国家里,都能把它变成自己的抓手。

  那这些品牌一旦崛起之后,会有什么结果呢?我们来看一组数据。截至2019年12月28日,耐克市值1265亿美金,宝洁3144亿美金,可口可乐2371亿美金,星巴克1040亿美金,雀巢3166亿。动辄千亿的价值啊。我们老觉得只有做科技互联网才能做大。但是中国那么多科技,只有阿里和腾讯市值超过了1000亿美金。

  这套方法总结成一句话就是:检验品牌,就是你愿意和它。

  快刀告诉我,这游戏里有的人天天用文言文给人下战书、有的人找到工作、有的人找到生意合作伙伴。因为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特别的线年过程中持续逆生长,做到这点是挺不容易的。看出来没有,原因很简单,就是因为大家不是在玩游戏,而是在“一起”玩游戏。玩家是通过游戏,来建立自己真实的关系。这样的游戏当然有魅力。

  就是:利用中国红利和新基础设施,创造一个世界级品牌。

  “我们已经取得的进步,足以使人振奋。但与未来我们将拥有的一切相比,今天的一切微不足道。”

  第四部分:钱从哪里来?

  钱从哪里来?

  2019版《中国财富报告》。

  钱从哪里来?也就是增量财富的问题。

  钱生钱,其实是少数,人挣钱,才是多数;闭着眼睛挣的钱,其实是少数,睁着眼睛要花力气挣的钱,才是多数。

  力不到,不为财。这才是个人财富的基本盘。

  有钱人往往是因为胡乱投资,把自己搞破产的。

  凭运气赚来的钱,会凭实力亏光。

  这个变化最重要的部分是,人和人的连接,正在决定财富的创造、分配和转移。

  人和人的连接。

  第一,你自己的本事,第二,你和人连接的本事。而后者是前者的放大器。

  要么走投无,要么身怀绝技。这两年,身怀绝技的人,改行干保险的,越来越多了。那为什么要改呢?

  本领可能会过时,资本可能会贬值,但是,人和人之间的连接是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。

  而女性更擅长协调关系,当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大量需要跨界整合、柔性沟通的事情,一个班子如果男女搭配,更能从容应对。

  钱从自己的劳动里来,钱从更多的人和人的连接中来。

  《思想史基本问题》里,看到一段线分钟就能想清自己生活的意义。5分钟能干嘛?汪丁丁说,就是问自己5个问题,并诚实作答。

你是谁?这个问题绝大多数人都能回答。

  你能干啥?有的人就回答不了。和世界能够深度连接的人,才有答案。

  你为谁干的?很多人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而对这个问题有深思熟虑答案的人,一定是行业的佼佼者。

  别人需要你为他干吗?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,少之又少。一旦回答得出,他就一定做成了一番事业。

  整个因此变得更好了吗?

  第五部分:教育在发生什么变化?

《全球教育报告》,来自教育专家沈祖芸老师。

就是做一件超长周期的事。他们今年的品牌主张是,“敢于真实”。

  什么叫“敢于真实”?金典十三年来做天然无污染的有机奶制品,将奶的蛋白含量从3.6g提升到3.8g。你可千万别小看这0.2g的进步,它的背后,是研发人员对细节的无尽追求。比如说种植牧草的土壤要经过3年净化,为了牧草质量,还要连续十年控制牛的产量。他们建立起了从奶源、牧场、工艺到产品的全产业链能力。在漫长的过程中,必须敢于真实、挑战、。

“教育”和“焦虑”两个关键词的文章里,有3470篇,阅读超过了10万+,平均每天将近10篇。“家长”、“父母”和“焦虑”连在一起的10万+,有6751篇,每天18篇。我们这代父母确实很焦虑。

他们最相育改变命运这条道理,因此把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到了这条赛道,让下一代重复这个过程。这就像玩游戏,突然有一批付费玩家集体上线,竞争怎么可能不激烈。

假如你觉得教育的成本太高,试试看的代价。

人为了自己成长而感到焦虑,可能永远没有解药。人类文明本来也依托于此。但是,你有没有想过,焦虑会变换成别的样子。

  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按照领域来划分的,而是围绕挑战来组织的。

  的是跨组织的“翻译”和整合。

  学阶段开始,让课程对接真实世界的挑战。

这位都认识,前央视著名主持人,现在‘少年得到’董事长张泉灵。她现在就把这些最优秀的学校的教学经验和方法,成一套线上课程,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就可以接受这样的训练。这套课叫做《泉灵的语文课》。试验下来,发现效果很神奇。一般小学是到三年级才开作文课,但是在这样的系统训练后,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就可以一篇小作文。

而是要把上的那些挑战,孩子们将来会遇到的那些问题,打包浓缩,变成课程,让学生们提前体验,提前触发孩子们的禀赋。

它不是为了教你喝酒,而是为了把你喝酒的禀赋给测试激发出来。

他们的戏剧课不分班,而是跨年级打通的。学生参加戏剧课,可不是化好妆上台演个角色那么简单。演员只是其中一种工种。要让一出戏剧能够上演,得有导演吧?得有编剧吧?得有副导演在全校找演员把?得有做服装的吧?得有管剧务的吧?甚至还得有管舞台灯光舞美的吧?戏排完了要上演,还得有管卖票、拉赞助、做海报的吧?这些工种,都是戏剧课的一部分。每个学生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,选择各自的工种。

  因为教育本来的意思,就不是教材、不是课堂,而是人点亮人。

  课程的本质是激发禀赋,教育的本质是人点亮人。

杨发现,服刑人员如果想要顺利地重返,必须做好充分的心理建设和能力准备。他是怎么做的呢?作为一名,虽然能力有限,但他想到了一个办法,他把在得到上学到的那些不错的课程,一份一份进行编辑、打印出来、形成讲义,供服刑人员借阅学习。通过这样的学习,他们具体学到了多少知识我不知道,但是有一个他们是清晰地接受到了,那就是

  这个世界上,有人在希望他们变得越来越好,能够顺利地重返。

  “我特别感谢在里,你让我学习了心理学。在出狱以后,我每天告诉我自己:如果这个接纳我,我就努力来回报它的接纳;如果这个不接纳我,我就更加努力地让接纳我。”

我们扪心自问,即时财经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是不是都有这样的渴望?假如有一个社区大学就在你门口,你是不是愿意把自己的知识地分享给别人?你是否愿意投入自己的时间,分享一点自己的知识,点亮别人?你也有这样的冲动吧?来,我们现场调查一下。

2020年‘得到’老师和得到大学同学,盘了盘家底,计划将向全捐赠4155个小时公益时间。

得到App,让知识成为每个人的力量。

走了那么远,我们去寻找一盏灯。

第六部分:中国科技创新下一步?

中国创新会被美国卡脖子吗?中国制造会被替代吗?

首先,感谢中国领先的社区流量平台,新潮传媒。如果你住的社区有电梯,应该对他们很熟悉。他们在全国100座城市,拥有60多万块电梯屏,覆盖超过2亿户家庭。新潮传媒研发的“生活圈智投”平台,利用“标签筛选、在线监播、效果归因”的优势,重新定义了电梯的价值。他们说了一个数字,在中国排名前100的品牌中,有71家选择了在新潮传媒做投放。感谢新潮传媒对我们的支持。

今年我们迎来了一位熟悉的新朋友,它就是肯德基。还记得我去年说过的一句话嘛:“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”。新年之际,肯德基给大家准备了“新年欢庆桶”,与“时间的朋友”一起,让大家用知识开运,喜提新年第一金。这两天我们和肯德基合作的主题门店也上线了!在店里不仅能品尝肯德基美食,还有我们为大家挑选的诸多好书!明天大家如果有时间,可以去肯德基门店里感受一下。

  《创新生态报告》,王老师和筛选了上百家优秀科技企业,跑了10个城市和12家以上的区,形成了这份报告。

《中国优势》由中信出版社出版,已经在天猫上线。

  第一,中国拥有36%的5G标准必要专利;

  第二,中国的这个数字,比4G时代翻了一倍。

所以你看,真实的《西游记》故事也许是这样的,大雷音寺没有现成的,是来自大唐的师徒四人加入了“大雷音寺杯”编程大赛,一起参与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共同编程,然后共享了而已。要注意,即时财经这一场还是“大雷音寺杯”,如果爆发一次技术,来一场弯道超车,下一场没准就是“花果山杯”了,我们也欢迎他们来。

所以你看,很多高精尖领域的技术,已经不是中国单方面向上取经,而是变成中国与世界共同编程。

  大脑说不要,身体很诚实。

第一张牌是规模。

  中国制造手里的另一张牌是速度。

中国制造手里的再一张牌是成本控制能力。

得到阅读器。就是这个。

“预测能否实现,取决于人们如何作出反应。”

竞争意识损害竞争力。

谁在这个网络的更重要,谁就更有话语权。

  只要你在整个生态中,变得足够重要,不管你在哪个节点,你都可能有话语权。

  看淡,不服就干。

这是vivo的一名普通的网络技术人员,他叫斌。这张照片记录的是他在从深圳去往长沙的高铁上,做网络适应性的测,也就是看看手机在高铁上怎么样。他和他的团队,一年要坐超过20万公里的高铁,可以绕地球5圈。多少个像斌这样的工程师,跑下来的测试数据,形成了vivo在5G领域的强大体感。

你想,手机这么复杂的产品,要卖到全世界,应对各种各样的场景,形形的用户,测试数据能从哪来?当然是中国这样超大规模的复杂市场。中国干了这样的苦活、累活,当然就有了护城河,当然就能反过来对这个创新网络有所贡献,一步一步地提升自己的重要性和话语权。到今天,中国手机品牌已经占据了全球手机市场超过50%的份额。

  你只要占有自己独特的生态位,一旦新技术爆发的时机到来,你就有机会发展出一张全新的网络。

我们正迎来一个历史级的机会,就是有机会共建一张全新的全球创新网络。我辈中人只有一个姿势,干就是了。

  希望不是未来的东西,它是看见此刻的方式。

第七部分:中国制造的优势会消失吗

《中国制造报告》。他在越南考察了3个工业园、3个研究机构、2个国际组织、13家企业,了30多个企业家,形成了这份报告,只为弄清一件事,中国制造业是不是在转移出去。

  再看一眼我们的中国制造吧,规模惊人。别的不用说,一年培养的工程师,就相当于美国、印度、欧洲、日本的总和。我们的完备性也惊人。工信部部长说,现在中国有41个工业大类,207个工业中类,666个工业小类。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。这是人类历史上,头一次有国家做到。

而是说,中国制造正在溢出。

  我们其实不需要产业政策,因为我们有广州。

但有一件事越南学不了,那就是规模。因为没有规模,就发展不出如此精致的分工网络。但是中国有现成的网络啊。越南与其自己做,还不如用中国的网络。这么一来,这套网络,反而因为越南的加入,而进一步扩张了。

他们在越南自称为:中国干部。

接入网络的节点越多,这个网络的价值就越大。你就想,只有一个人有微,那微信什么用都没有,两个人有微信,这个软件就有点用了,现在微超过11亿了,你说这个网络是不是价值连城?

  什么你的我的?都是人类这张网络的。

在这张网里,谁活得好,不取决于谁抢得狠,而取决于谁贡献大。

  结网能力。

  2019年,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,已经成了地中海第一大港。但就在10年前,这个港口的吞吐量只有88万标准箱。中国人接手10年,吞吐量翻了6倍。这可不是花钱就能实现的事情,中国的把国内最优秀的管理和技术团队派到了这里。一个数字告诉大家他们管理水平的提升,比港的提货时间从4-6小时,可以缩短到10分钟。

你看,不仅是中国制造的硬件网络在溢出,人才网络、技能网络也在溢出。

网络是一个的东西,从几十万年前智人走出非洲的那一刻起,它就在不断生长,从未逆转。

  网络也是一个的东西,没有任何一张网可以让你一直躺在,坐享其成,它一直在演化。

  网络也是一个的东西,只要你在贡献、连接、扩展,它就一定会给你相称的励。

  拿下它们。

  怀抱希望、心生感激、深思熟虑。

  第八部分:尾声

第一件,再过23天,就是除夕之夜。我们要做一件事,就是和深圳卫视,还有爱奇艺合作,一起举办一场知识春晚。

  裸奔。是真裸奔。

那怎么办?跟上这个时代,跟上这群人。

  因为这些变化缓慢、持续而坚定,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参与的机会。

  以贡献感为,你是幸福的,也是的。

一个人的梦想只是梦想,一群人的梦想就能成真。

原文标题:即时财经罗振宇跨年:我辈正处于一个持续上升的通道中 网址:http://www.reducedlifeinsurance.com/jishicaijing/2020/0123/744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举世闻名新闻网 www.reducedlifeinsurance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